村長侯志強在河北侯落鴨村除了毆打、敲詐村民,還用暴力威懾村長選舉,並自填選票。最終以接近全票獲選。地方鎮政府回應:“這說明得人心。”村民鄭潮軍因用鐵鎬打死村長侯志強,以故意殺人罪被判刑8年。而96名村民於今年,聯名上書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,要求釋放鄭潮軍,理由是,侯志強主動到鄭家尋釁滋事,鄭家是正當防衛。村民們,包括侯志強曾經的同伴都說,“侯志強是個惡人,我們都怕他。”(7月13日《新京報》)
  按照村民的朴素認識,村長侯志強確已經把鄭潮軍一家欺負的沒法過了。因為一些瑣事,侯志強找了鄭家10次麻煩,多數情況下是要錢,而有些時候則是單純為了泄憤。比如,侯志強媳婦生孩子,鄭立海忙著蓋豬舍,上了禮沒去喝喜酒,被侯志強差人強拉過去揍得頭破血流。而這一次侯志強帶著三個壯漢乘坐紅色麵包車來到鄭潮軍的家裡。來的目的就是想讓鄭潮軍父子吃些苦頭。但讓侯志強沒想到的是,看到父親被人毆打,22歲的兒子鄭潮軍會反抗。他用鐵棍打跑了除侯志強以外的三名男人。接下來,又用鐵棍敲倒了侯志強。
  這位侯志強不僅是村長,更是當地有名的村霸。在前幾十年的生活中,基本上都是在是在監獄、出獄、犯罪再進監獄中度過。但在後來的生活中不僅不思悔改更變本加厲,為了私利到處打人砍人,而在侯志強當上村長後更是有恃無恐,有裝修工人說,侯志強不給他裝修費;有村民說,侯把發黴的玉米強賣給自己;寺門村鎮的多個工廠主稱“每年過年,侯往廠里送煙花爆竹,強買強賣。”不管是企業老闆還是同村百姓,稍有不從,侯志強就會立馬帶人打上家門。鄰村的一位村民,因為無意碰到在鄰桌喝酒的侯志強身體,被打穿耳膜。而事後侯志強還因為他打人出了力氣,威逼村民妻子給了4000塊了賬。
  說起來更讓人大跌眼鏡,就是這麼一個橫行鄉裡惡貫滿盈的“南霸天”,這幾年不僅無人敢惹,當地警方的態度更是十分曖昧,每次侯志強行凶打人,當地警方不是姍姍來遲,就是不了了之。更讓人做夢也想不到的是,這個“南霸天”還通過賄賂及威脅的手段當上了村長,甚至還成了“入黨積極分子”,跟某些鎮幹部一起喝酒吃飯,打得火熱。可想而知,如果侯志強不是這次“意外死亡”,其不知道還要在當地橫行多少年,其惡勢力不知還會做多大多強。
  在這裡我們無需再爭論村民鄭潮軍除掉“村霸”是故意殺人還是正當防衛。但是鄭潮軍被“繩之以法”的同時,我們也不禁要問,侯志強何以能橫行鄉裡這麼久而“沒人敢管”?一個惡貫滿盈幾乎成村民眾矢之的的人又是怎麼當選為村長的?這完全是村民們心甘情願選舉出來的嗎?不是某些人的背後放縱甚至助紂為虐,侯志強如何能成就“南霸天”?而這些人不是更應該被“繩之以法”嗎?但是如今他們仍然“逍遙法外”,因此村民們用八年的牢獄處死了一個“村霸”,但有這樣的土壤還在,相信用不了多久,一個新的村霸很快“冉冉升起”。
  文/朱少華  (原標題:“村霸”之死有多少人“逍遙法外”?)
創作者介紹

噴火女

dx18dxobn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